字号:

CF原创短文:回放

时间:2009-02-24 10:05 作者:韓斌iceman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  一次在网吧,四周都是人,我焦虑的等待着能有人下机。终于一个小孩下机之时,我立马跳上他座位,周围的人群发出嘘声,指责我这根本就不淑女的行为,而我却在众人不满的感叹里微笑着插上了自己的网吧会员卡。

"前主人"画面还没来得及关掉,而我却怎么也弹不出桌面,定下来发现这是游戏画面呀。我只会动动鼠标开上几枪,却不懂如何移动身子。身后一个中年大叔见我在玩穿越火线,惊讶不已,下来告诉我怎么操作。本来我打算关机重启的,但看热心大叔盛情难却,也就学了怎么操作。

从此开始有穿越火线的日子。以后成语字典里"机缘巧合"的解释就套用我上面这段话好了。

我忘记自己是如何从一介小菜鸟变成"十步杀一人"的高手,因为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多厉害,很多时候朋友们都说我挺奇怪的,一个女孩子干嘛那么痴迷游戏。我倒觉得其实自己一点也不痴迷游戏,痴迷并非好事,令你无法看清楚事物的缺点,正因为一直能看见穿越火线的种种缺点,才使得我看它看的更全面。别人理解不了我为什么会在午夜还开着游戏杀敌,我自己也理解不了,理解不了就算了,就像许多男孩子理解不了自己对象在床上怎么没落红,不像以前,理解不了就得弄明白。反正我一直挺开心的。

有了穿越火线,不知不觉,生活里少了许多下午茶跟瑜伽时间,时间缓慢的推进,偶尔感叹一下自己生活空虚了点,但到底哪里空虚了,却又说不出来,仿佛有很多类似图钉一样的东西,被滚滚而过的时间车轮被压进我的心里。

游戏里被人骂已经习惯了,当有人恶言让我滚出游戏房间时,我总是一口答应。因为我不想让那人屏幕后满脸上咬牙切齿又满脸失望。可是当我退出一个又一个房间最后还是回到那个房间的时候,我只有让那人更加失望。我只好说,该虐你的,还是要虐你,命中注定了。

我相信那些对我恶言相向的肯定是涉世未身的小孩,我始终忍住不会对一个千里之外的人愤怒。这点我是学小A的,小A跟我说,那些对你恶言相向的人心理很有意思,因为一个游戏,你遥远的欺负到我了,所以我要让遥远的你知道,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我要骂你祖宗十八代……

我一直不会忘记小A在父母家庭暴力的时候仍然面无表情的模样,这跟他淡笑电脑屏幕上的恶言完全相反。他能把父母歇斯底里的愤怒变成收拾破碎家具时眼神的忧伤,然后偷偷的告诉我,他倒希望那些祖宗十八代的诅咒能生效。

然后我会赶紧打住他:"不行,还有我呢……"这样恐慌的日子每个礼拜都会发生,小A的父母也之为最后财产问题而继续纠葛,什么都名存实亡了。身为他的邻居,我一直担心从他们家飞出的物品是否会砸了我家窗户。每次听见隔壁噼噼啪啪时,我就能顺着书房窗户看见小A从家里跑出来,然后故作潇洒叼着一根烟叉着裤兜离去的背影,他应该去网吧避难了,然后在两个小时后回家收拾残局。小A学会了沉默中继续沉默,就跟被人骂成是G后安静微笑的关掉游戏一样。我想他不喜欢回忆自己的过去,一个人的回忆里千疮百孔,说不定回忆回忆着就掉进哪个孔里起不来了。

白岩松说:回忆中的道路总是惊心动魄的。

其实小A对于我与穿越火线并没有太多的关联,最大的关联就是我的邻居恰好也在玩火线而已。我相信这种情况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发生,而且别人的邻居如果一起玩火线,最少有个交流,但我们的确没有发生过什么事。可以看见的就是,小A玩火线从来不用G,因为对于一个会玩的人而言,G反而是一种阻碍。我也能看见小A的狙击是多么的准确无误,我不止一次向小A请教用狙的方法,小A总是说:"用狙心要静,要心静……"

我一直怀疑那个家庭暴力出来的孩子到底是用什么安静的,每次他爸妈隔着十多米的吼声都能吵的心烦意乱,然而他却能从容不迫的看着自己家门口飞出的物品,沉默,完全面无表情,然后从口袋里掏东西。一次我大惊以为他要拿刀自尽,结果掏出一根歪的香烟,点上火,就像看别人家房子着火一般看自己家发生的一切。

后来小A家果然搬走了。我跟他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游戏里却依然能经常见到他。每次上线打招呼都是:"女孩子的,少玩那么多游戏。"

我也会很不客气的回应:"你少抽点烟。"

我依然没有学到小A那种神乎其神的狙击。而且我也相信,一些事情就算你让他本人时间倒流过去他自己也学不会自己,那些过往的悲伤让小A看上去心如止水,其实他也不过是在该不平静的时候不平静罢了。在被人骂作弊的时候平静的退出这个房间,再去别的房间把另外一个家伙暴躁的虐到他妈都认不出来,再被别人骂作弊平静的退出房间,轮回的像个圆。

很久以后,我在某论坛看见一张火线的录像,标题是一句我很崇拜的话,"仅以此张录像以传世".看完以后我被里面狙击的技术彻底膜拜,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小A,也许是因为那狙击手的身影太像他了。我又一遍仔细的看,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小A的痕迹,看完一遍后发现既像又不像,而且我居然无法回忆起小A狙击时的神态了。事后想起自己有点傻,费那么大事,不如直接问他得了。

小A的QQ上回答:"录像打的那么菜,肯定不是我。"

再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很长一段时间我忘记小A这个人。我又在一个论坛上看见录像,里面的人狙击打的虽好,但不及上次看的录像那么神。我发现那个录像居然是小A打的,因为他游戏里没有改名字。我想他退步太多,但标题却截然相反的写着:"本人最好的水平".

很多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据说那时小A的父母终于离婚了,小A随父。我想这样的日子反而不能让他平静下来,毕竟过去家庭暴力的日子更熟悉,一旦到了陌生的环境,他也无法做到:"平静……再平静".关于我,火线,小A,真的没有发生太多事情,我也只想把文字当电影一样把这些发生过的事情记录下来,那些在记忆里的东西都太苛刻,就像捧在手里的水,抓的越紧,流失的越快,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偶尔能看看这些被文字变成电影的回放。

虽然不是很精彩,但也不是寂寞孤独颓废迷茫和神经质的呻吟。(完)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CF-穿越火线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